也记那些欧洲卖艺人

在北京看红红高的太阳在两边延绵的路灯护送下缓缓升起 大脑里却在检索着过去两年里留在脑海中的卖艺者们

  • 场景一 Durham桥头 周末 阳光灿烂
    乡里小伙老彭初来乍到, 没见过市面, 看蓝天白云, 古桥城堡大教堂, 还有那么多卖艺人, 有点激动. 看他们一个个喜笑颜开, 收入颇丰的样子, 不禁国际连线至徐老飞处, 告诉他你也过来吧, 小学时候不是练过小提琴嘛, 拿过来就能用, 快别想着去澳洲了. 之后一阵胡侃, 从英国人生活状况聊至国际形势, 再到热电厂三期工程

  • 场景二 伦敦Embankment地铁站
    那是老彭最落魄的时期, 卖掉相机, 清空住房, 办好手续, 打道回府. 一路的孤寂和落寞, 途径伦敦走走看看. 以为自己已经如同死水一般, 却被地铁站出口前的萨克斯小哥轻松打动. 我没有停留, 任由音乐在心间流淌. 只是在出站的一刹那, 大本钟霍然映入眼帘, 萨克斯还在耳畔弥留的时候, 能感觉到眼角的湿润.
    回来之后不停的和大家说伦敦卖艺者太牛逼了. 可是那一刻的感动, 怎一个牛逼了得?
  • 场景三 Fort William火车站地下通道
    已是一年以后, 重回英伦. 一个沧桑打扮的中年流浪歌手, 摆着自己的CD, 占据着有利地形, 轻松的弹唱他的歌谣. 放着一堆行李还没找到住处, 在那儿听完整整一首歌, 丢下一枚沉甸甸的硬币 — 这是第一个让我驻足, 也让我投以硬币的街头歌手. 那个时候, 我想到的, 也是<<Once>>.
    只可惜吝啬的老彭连一盘CD也没有买, 第二天再去那里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歌声吸引了我, 谁人知晓.
  • 场景四 布拉格某银行门口
    温和的布拉格迷人之夜, 徜徉在古老街井. 忽然一道天籁传入耳中.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街边的音乐. 随着声音索去, 在暗淡的光线中出现的竟然是一身白袍, 修女打扮的老婆婆. 无神的眼睛和温暖的笑容告诉我她已经看不到东西了. 我驻足许久, 竟然都不敢靠近, 生怕我的脚步惊动她的美妙旋律. 待她唱毕, 竟然又弯腰拿起一吧小提琴, 悠然的弹奏. 我那晚上口袋里所有的硬币都丢在了她的琴盒里. 她微笑的点头朝前微微点头, 眼睛却一直前视. 虽然她的世界里已经没有光彩, 可她无疑是那个夜晚, 所有听众们的光.
  • 场景五 爱丁堡Scottland Monument下
    有多少人, 去过多少次爱丁堡? 哪次你从火车站出来, 在纪念碑下路过, 没有遇见同一位苏格兰大叔, 身着传统短裙, 无论冷热, 腿毛飘飘, 几乎不间断的吹奏风笛. 吹奏风笛不难, 男的是不停歇的吹, 吹一辈子. 不说感动, 对这位大叔表达一下敬重吧.
  • 场景六 Durham桥头
    在Bible Study认识的理工科Phd Peter竟然也是一把吉他好手. 时而会在howlands building的音乐室排练. 他说有时候也会在Durham桥上演奏beatles.
    只可惜我从来没有遇见过. Peter在那儿弹着吉他清唱Let it be的场景, 就只能在我的想象中出现了.

如果我写的不够动人, 你别皱眉. 让歌声打动你.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Y2NDU5MTY=/v.swf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在别处, 行迹天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0 Responses to 也记那些欧洲卖艺人

  1. jing says:

    Phd Peter是个年轻的短发帅哥吗?我记得一次下夜班回家,碰到个帅哥在M&S门口抱着吉他唱歌,那歌声真…只是从此以后再也没机会听到了…

  2. Wen says:

    最近一次用心停下来听是在Market Place Square,在不可能被拒的德签被拒然后夹尾巴回家的那个下午。俩哥们儿在广场开露天音乐会,一拉小提琴的一唱歌的,顺便卖卖自己灌的CD。刚走过去听到仿佛是Haydn N5 Op76 四重奏里小提琴的一段(谁路过再看到帮确认一下呗),我是声音挨到耳朵血就冲上脑子,步子挪不开了;倩茜估计也是差不多的状况,于是乎…我们坐在雕像边上吃起了Subway -_- 其实前一天傍晚在爱丁堡才被腿毛飘飘大叔的风笛拯救过…

  3. chao says:

    to stella, peter是一个瘦瘦的金发傻小子 估计和你看的不是一个人to coco, 看来音乐真一定要应景.. 才能打动人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