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六,历史洪流中一只试图活的更明白些的蚂蚁

“如果每到新年都觉得自己去年特别傻逼,那应该是没白过吧。”2017年元旦,我在朋友圈里写到。

这一年,创业项目完成了pre-a轮融资,开始认识到紧靠模式的创新来得确实很浅薄。纯互联网人创业做工具做社交做平台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的创业有一个真实的比喻:”一屋子人抢一把刀,杀光所有对手通关进入下一个屋子,却发现下个屋子每人手里一把刀”。也开始明白自己曾经的执迷不悟和投资人们质疑之间的缘由。从历史视角看,价值与价格是偶尔交汇但总是趋于相交的两条曲线。极牛的这次融资无疑依赖了时机和现场表现,完成于在方向转向真正的价值创造业务之前。这是侥幸。我们往后在外包业务上的尝试、发展与阵痛,都只是在填补价格和价值的缺口。有了这样的思考方式,更可以明白融资的逻辑与时机。更清楚投资是产业链的顶端,真正的投资人总是比创业者技高一筹。

因为创业开始接触投资,开始了解资本这个自己长久以来怀有偏见的概念。碰巧读到的《Investment Biker》无疑给我打开了一扇门。在Jim Rogers这样一个资本家的全球摩托之旅中,从他的视角看公司、国家、汇率、股票、流通性这些简单的概念,开始明白它们意味着什么。

从一个简化的模型看,经营国家或公司并没有本质区别,靠的都是从别的国家/公司/个体,去赚取/掠夺资源或财富。资本无国界,当代大公司是跨越国家的存在。国家是公司的第一个合伙人,国家为公司提供社会与法制基础,换取税收。大公司可以通过各种复杂架构设置离岸公司,获得更有利的法律和税收体系。实际情况当然比这个复杂的多——国家可以拥有军队,公司却不可以。世界体系是一个披着绅士外衣的残酷雨林,各国在军事的制衡下道貌岸然又小心翼翼地进行着贸易往来,心里始终盘算着贸易的收益与武力的成本。二战之后,美元在政治优势和武力威慑下继英镑之位扮演全球货币,在金本位(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后,通过让全球美元持有者承担美元超发导致的贬值,来割全世界羊毛。如今,只有局部战争发生在靠贩卖资源为生的“原始”国家。在第一世界中,知识成了新的财富——可以制造核武器用以维护和平(多么讽刺),制造无可替代的科技产品,通过贸易获得成本远低于战争的收益。

“开国元勋们必须学习战争和政治,他们的孩子们应该学习科学技术,使得他们的孩子们可以学习文化与艺术。”

世界一直是这个样子,可惜书本和老师在教授历史、政治和经济的时候,从来没有帮助学生把他们从全局串成一条线。一旦步入社会这些知识又成为默认需要知道的事情。这之间的gap没有人来填充。

有时候会觉得很幸运,通过创业带来的机会开始深入了解真实世界的运行机理。思考之余也会心有戚戚焉,因过程中并没有为公司实质性帮助,创造真正价值,等于在从公司索取价值。就像看《The Crown》中,Churchill被责问的一样。

3月份搬家,4月份开始装修,并断断续续持续到入冬,完成了从合租到搬入自己产权住宅的跨越式进步。可能是长久以来的漂泊和自我暗示,我的安全感来自于充分体验不安全。住在自己家里这个变化并没有给我带来足够大的心态改变。更大的视角下,我们只是洪流中的一直蚂蚁,每天都在见证历史却浑然不觉。住在自己房子这样的变化实在是比较浅层。不过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样子去配置房间确实是个巨大的benefit。装修是一个集审美、消费、工程管理与一身的返工成本极高的系统工程,必须提前做充分的计划,并接受不完美的存在。

自己曾认为并不需要房子来提供安全感,并且不希望自己被几十年的按揭贷款约束,希望有更自由的生活。这无疑是受了西方价值观的“误导”。在接触投资之后,看待事情的视角真的变了——在飞速发展的中国,一线城市的地产是稀缺资源,价格上涨的速度只会不断刷新大家的三观。而房产是流动性稍差,并带有许多额外属性的资产。买房和扎根并没有本质关联,担忧不动产带来的不自由只是懦弱内心产生的羁绊。相反,房产的升值潜力和变现可能,反而会给期待中的“自由”提供经济基础。

年中过后,机器人和AI的突然火了起来。我从最开始的嘲笑和不屑,到之后开始正视这个市场,经历过一个转变。承认自己一开始是怀有技术人的清高,被一些担忧机器人伦理的闲人误导,以狭义的定义去理解了概念。事实上这一波热潮对技术人来说当然不是跨越式的,而是渐进的:Google作为业内第一家拥有大数据处理能力的公司,开始用数据处理和模拟,而不是智慧的方式来处理复杂问题。在翻译、语音、自然语言处理、围棋这几个热门品类,都采用了积累和处理分析海量数据来获得高级能力。这样的方式有几个结果:效果有了大幅度提升;计算机不再朝着“智慧”方式演进,而只是在“模拟”;数据处理能力不再是壁垒,有效数据的积累成为重中之重。

然而我对德州扑克的AI构想却不是这样。今年夏天开始学习德扑,明白这是个动态不完全信息的博弈游戏。决策Y=f(位置、手牌、筹码量、下注量、底牌、对手风格),除了风格是一个需要统计计算获得信息之外,其他的信息都在场上可以(逐渐)获得。每一手牌都有最优解,最优解不能保证一手牌的胜负,但可以确保你在长期游戏中获胜。在Positive Expected Value的情况下输牌我们管它叫做波动,而波动是玩家需要用自己的bankroll(消费能力)去抵抗的。一个拥有无懈可击的数学计算的扑克AI,在和顶尖牌手大量对抗的情况下,推断他的风格,调整策略,可以稳定获胜。这个理论在今天已经得到了证实。这个AI可以完美的用于德扑教学、训练,或者是线上赌局。

全球化与产业升级,导致财富分配加速与社会的割裂。英国脱欧,川普当选,是民粹主义在对抗历史车轮的一丝挣扎。软件技术与硬件的结合,在传感器、机械控制和数据处理领域发挥工业人群难以理解的巨大能力,持续帮助产业提升效率,淘汰掉工业社会越来越多的流水线工作者。这才是普罗大众理解的“AI ”。民粹主义的抬头,正代表着广大工业从业者面临无法适应信息技术的困境。未来会以何种姿态呈现难以预料,但在技术革命更替的时代,要做尽力拥抱未来的少部分人。

时间一晃就从夏入冬。多年在草原和雪场的驰骋与飞翔在这一年开花结果,经验技巧得到了一众爱好者的肯定,对骑马和滑雪这两项运动又多爱了几分,足迹跨越了崇山峻岭、大江大河,远及边陲和阿尔卑斯山。网球训练也终于脱离了完全依赖教练教学的初级阶段,可以和球友互相切磋,也懂得如何进行更有针对性的训练。想想刚开始学习这几项运动的时候,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过会走到今天的程度——认真投入并且长期坚持,岁月会给你惊人的回报。这就是所说的“做人生的朋友,享受人生的复利”?

这篇自说自话是自2012年在博客发布最后一篇文章后的第一次总结。写作对于我来说一直是困难但却享受的事情。最近听过的一堂在线语音堂教给我:写作的目的是沟通,而不是表达(这方面我过去一直在犯错);写作相当于在逼迫自己思考,等于长寿(用了一个A到B点该用距离度量还是时间度量的例子)。这些都给我相当大的冲击。而另一堂话题相近的语音课给了我更多“术”的指点:大量阅读(输入)、多做读书笔记、多记录转瞬即逝的想法来积累选题。希望自己在未来可以如此身体力行。

新的一年,面临诸多困扰与诱惑,希望自己可以勇于取舍,坚持内心,继续深入真实世界的未知旅程。

8330430892400399142017年春节假期于法国阿尔卑斯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记录.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