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is Thinking Day.

今天赋闲在家一整天. 左腿膝关节扭伤的比预想的要好. 中午出门区去吃了碗羊肉泡膜, 走起路来没有想象的那么疼. 冷风就那么嗖嗖的从脸边吹过去, 有点抗不住, 大街上却熙熙攘攘. 新街口这个地方, 第一次听说还是通过雪村的同名电影. 他在街上无证卖包子, 被警察追着跑, 让包子漫天飞的那么奢华写意. 片末他在大雨中手持一枚避孕套, 去找她心爱的姑娘, 却迷失了方向. 让我这个不在北京长大的80后乡下人, 也看的无比惆怅.

屋里有点透风, 坐在椅子上盯着屏幕, 把过去一年下载的音乐给收拾了个利索. 不时扭扭头看看窗外的蓝天. 没想到一转眼已经全都黑下去了. 有点失神. 突然之间, 仿佛自己还站在是刚来北京的愣头小伙: 此情此景和去年竟然完全相同 — 桌子, 显示器, 音响, 鼠标, 甚至鼠标垫, 都一模一样. 那也难怪在冷风从窗外透进来的时候会有穿越之感.

为什么觉得我好像没有一点变化, 时间瞬时回到北京生活的起点. 突然间恍然大悟: 改变不是说买个数码, 一次远行, 搬一次家, 听场演唱会, 甚至换一份工作就可以解决. 由外到内的力度是浅薄的, 只有当心头燃起烈火, 奔放地由内而外将躯体, 把灵魂都燃烧炙热, 重生, 才有希望.

Posted in 在北京 | 1 Comment

北京一年

不知不觉已经在北京生活一年有余. 芍药居的房子已经一年租满退掉, 开始了二环内的新生活.

这一年, 在平淡的工作下, 有着那么多故事. 大学毕业后, 生活就以井喷的方式让自己惊讶. 喝酒吃肉, 打球滑雪, 骑马自驾, 电影数码…  经受激烈的拼搏, 也体验速度的快感; 看过最经典的电影, 也摆弄最新潮的数码; 品尝过无数美味, 也看过悠远的天空…  其实, 我懂的, 生活之所以丰富, 是因为我在使劲儿. 而工作之所以平淡, 是因为我没在使劲儿.

记忆中的Durham, 只是一个回不去的过往. 当回忆频繁到让自己生厌, 就会开始珍视身边更真实的可爱生活: 不为明天担忧, 永远活在当下, 享受每一天. 一切纷乱繁杂, 只是辽阔悠远岁月中的小波澜.

本来好像有很多话想说, 写着写着就开始词穷. 这不出乎意料.
那么, 在这么个夜, 看许巍留声十年绝版青春北京演唱会, 纪念一下北京这一年.
在这个感恩节过后的周一凌晨, 感谢一下认识的所有同事, 朋友, 和Durham的同学.
感恩在北京这一年, 发生的一切.

Posted in 在北京 | Tagged | 3 Comments

川藏归来

好一个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这次蓄谋已久的大长假, 前后长达20天, 路途超过八千公里, 上升海拔超过五千米, 交通工具涉及火车, 轿车, 吉普车, 面包车, 牛车, 马匹, 拖拉机和飞机. 沿途演绎了惊悚片, 英雄主义大片, 和浪漫情感片. 如此高强度高密度高刺激的路途, 没有一颗强壮的小心肝, 没有一点适当的准备, 是万万不行滴. 就让老彭暂以装备开头, 讲讲自己的经验.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行迹天涯 | 7 Comments

关于2010 8月底一些怒放的小青春

这个2010年8月的最后一个周末, 工人体育馆, 怒放!摇滚英雄演唱会.

已经在五一迷笛现场看过被岁月留下肥胖痕迹的何勇. 主旋律的工体, 他也不会再喊垃圾场. 只能再请来老头子合奏钟鼓楼, 再唱唱漂亮姑娘. 只是如今哪还能找到一处安静的城市角落和可人的姑娘, 能’骑着单车带你去看夕阳”?

郑钧依然像个大哥, 柔情的唱了十年的灰姑娘也不觉得腻歪. “回到拉萨”唱起的时候, 立刻想到了另一看台的同事赵庆. 他选择这样一个夜晚, 听这样一首歌, 结束他在北京的生活. 第二天要飞去拉萨, 传说要和一个未曾谋面的女子开一间酒吧.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在北京 | Tagged | 6 Comments

“可以没有一切 不能没有旅行”

6天的年假请下来, 中秋国庆被连成一线. 16天的大长假, 难免有些想入非非. 25岁终于可以计划一次西藏, 忍不住唏嘘, 却也激动 — 第一次对雪域高原产生向往那懵懂年少的岁月已模糊不见, 拉萨也几近成了一个别无二致的热门旅游城市. 可不管怎么说, 这一次, 哥真要来了. 这几天上下班路上不再靠着座椅闭目养神, 而是捧着厚厚一本"藏地牛皮书", 随着作者的文字在脑中勾勒出路上的一幅幅景象.

"可以没有一切 不能没有旅行", 这是这本西藏圣经"藏地牛皮书"封底的一行打字. 我没有被这样口号似的标语吸引, 而是在思考 如果真的没有了一切, 你还会去旅行吗? 我们为什么会爱旅行? 爱美景, 爱分享, 更爱与这个世界建立联系. 通过这样, 才可以摆脱渺小的自我, 感受到自己对于世界的意义, 构筑宽广与强大的内心. 对我来说这才是旅行真正的意义.

这样做的代价是什么呢. 中秋节又不能和家人团聚了. 3年前的中秋节, 自己在爱丁堡Castle 下的Backpacker Hostel, 2年前的中秋节, 在Durham Claypath的一间小house, 去年的中秋, 终于飘摇回家, 祖孙齐聚一堂. 而今年的中秋, 要在成都做最后的行前准备. 爸妈不会理解, 儿行千里母担忧. 他们只希望孩子平安. 而所谓的内心, 只有自己任性去追求.

曾经答应过别人, 如果去西藏会邀请他们一同前往. 对不起, 哥这一次要独自上路了.

Posted in 行迹天涯 | Leave a comment

风风火火惊惊险险之七月小周末

周六晚上, 蓝色港湾乡遥酒吧, 乐队的两曲You Are Beautiful和Yellow唱high了我, 没管停在外面的车, 灌了一大杯Guinness, 边拍手唱着, 边想这日子真是舒服啊, 昨天还郁闷的要死要活, 今天就全起来了. 可是老彭忘了, 当忧伤的时候忘了忧伤只是暂时的, 高兴的时候忘了高兴也只是暂时的…

没过一会, 送朋友回家, 北苑路上老远就看见设卡的警察叔叔们. 我勒个去, 赶紧猛嚼几口口香糖, 深喘几口粗气, 吹! 悲剧了…

“同志, 请下车, 到我们车上来.” — 吹出个21mg/100mL, 高于饮酒驾车的评定标准1个单位. 结果是罚款500块, 记12分, 驾驶证暂扣3个月, 重考交规. 任我好说歹说, 马上要填单签字接受处罚了. 我还能怎么办呢?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在北京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一些近况

有些时间没有来更新, 其实日子过的倒也很充实. 只是觉得少了一些闪光点, 不知道要写些什么. 或者说, 少了一些思考, 因为在被各种事情充满, 或者是因为不想思考, 所以在用各种事情把填充自己.

每个周末会去打羽毛球, 比较有规律, 有新朋友, 也有Durham的老同学.

有时候会租车自驾出行. 端午节的时候去了一次坝上草原, 看蓝天白云, 骑高头大马, 转盘山公路, 听悠扬乐曲. 很惬意.

上个周末还招待了Frankie老兄, 托他的福又见到了很多很多身在北京却难以谋面的朋友. 半夜黑灯瞎火躺着诉衷肠, 闷热的小客厅和蝶哥一起看球, 与晓非哥一起仨人在颐和园谈天说地, 真是难以形容的开心. 工作有着落就是幸福, 大家一起加油.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在北京 | Leave a comment

咖啡青年装逼入门V1.0

话说老彭前一阵子在Google Reader发现一篇奇文: 摄影青年装逼指南, 后来追根溯源加入了豆瓣装逼小组, 在装逼与反装逼的道路上更进一步. 但是又为自己写不出那样的文章而感到深深的羞愧与自卑 — 革命尚未成功, 装逼仍需努力.  或者, 欲先鄙视装逼, 需先足够装逼. 可惜我哪个都不够.

今儿下午在我眼中乖巧木讷的一好同学, 突然咨询我关于关于咖啡壶的知识. 聊完之后突然灵光闪现稍作加工发布成装逼指南一补我遗憾. 如下是对话录的简单复制和整理还有解说:

问: "咖啡机咋用?"
老彭答: "那要看是哪种咖啡机."              看看看, 这种问答, 还能更装一点吗?!

老彭问: "为啥要买那东西, 装逼啊?"
答: "对啊…"                                          擦, 还不好意思. 不过还算直率. 目的明确之后, 一切都变的简单.

问: "我看到一个伊莱克斯的咖啡机, 全新, 100元, 还找了2个二手没用过的, 飞利浦的, 10-15杯的80,4-6杯的70, 要哪个呢"
老彭反问: "我操你几个人喝啊, 插电的吗?"
答: "擦, 还有不插电的吗? 就我一个吧…"
老彭答: "欧洲传统流派基本都不插电, 贼拉彰显品位"

后面的琐碎对话, 直接总结重点列出来吧.

解说: 常见的咖啡壶与优缺点

  • 电动滴漏式(美式): 市面上很常见. 倒上咖啡粉, 倒上水, 插上电, 咖啡就一滴一滴下来了.
    价格:★★, 味道★, 装逼★, 趣味★, 方便★★
  • 滤压壶(法式): 市面上也很常见. 有个筛子, 有个把, 可以上下抽动. 需要用稍微粗一点的咖啡粉. 倒上开水, 抽动几下. 就好了.
    价格★, 味道★★, 装逼★, 方便★★
  • 虹吸壶(意式): 世面上不太常见, 不过也很好买. 壶分两截, 可以拆开. 下面倒水, 中间放粉, 然后拧好, 放灶上加热. 一会咖啡就从下面冒到上面去了.
    价格★, 味道★★★,装逼★★★,方便★

那些高于100块的设备, 我就不讲了. 装逼装的不是渊博, 是逼光闪闪还能平易近人, 而且还通俗易懂.

具体他们都长什么样子, 还请各位自己动手google一下. 本指南1.0版本就先不配图了.  有了这点基础知识, 知道老彭要针对哪种壶讲, 入门也就顺当起来:

  1. 别用电动壶, 没品, 逼没装成, 容易装成山炮
  2. 别买分量太大的, 你是在追求质量品咖啡, 不是在喝大碗茶
  3. 咖啡粉就买Lavaza牌, 淘宝和我买网均有售. 西西里岛意大利小哥推荐产品, 不会错. 用星巴克的就俗了, 也贵了
    (题外话, 链接是小哥的Flickr地址. Canon450D+18-55mm, 很入门的设备, 配合Adobe Lighting Room出片.
    第一张照片, 是他父亲. 第二张, 嗯, 大家也看到了, 是Durham Ustinov College一景)
  4. 再花几块钱买个电动打沫器, 塞五号电池那种. 牛奶用雀巢全仕奶, 国内就这种能打出沫
  5. 再买瓶酒, 只要是洋酒, 什么都行. 推荐Whiskey, Bailey. 实在憋急了红星牛栏山也行, 便宜实惠, 方便就地取材.
  6. 辅助用料, 肉桂Cinnamon, 高压罐装奶油(像摩丝那种)

对了, 再买个朴素点的杯子, 千万别花里虎哨的. 现在一切准备就绪.

  1. 直接做出来的咖啡, 干喝, 叫Espresso
  2. 加点牛奶, 叫Latte (加多少奶视装逼爱好而定)
  3. 牛奶打好沫再加进去, 叫Cappuccino
  4. 再加酒, 叫Irish Coffee
  5. 加点Cream, 凸显甜蜜, 随便你叫啥
  6. 上面再洒点肉桂粉, 艹, 太专业了. 10个有8个问你这个是干嘛的
  7. 如果你再学会了拉花…. (建议月薪低于8k的时候别学这没用的)

好, 现在你基本上入门了. 装逼不一定要什么都懂, 但是一定要有选择. 当别人把你当大师, 问你关于咖啡乱七八糟的其他问题的时候, 你说, 不好意思啊, 别把我当咖啡大师, 我不知道那么多的, 只是喜欢这么喝咖啡而已. 如果你想更进一步, 用英语装逼的时候(某律师), 切记切记, 咖啡大师, 不要喊做coffee master, 那个词叫barista.

—————–

如此对话, 又把我带回年少轻狂的岁月. 虽然如今的老彭已经懒到连水都不愿意烧了, 不过还是很高兴 有这么多朋友, 静静的听我讲年轻时候 那些装逼的故事.

Posted in 不怕扯淡, 经验总结 | Leave a comment

关于可以用Google搜索胡萝卜的通知

自从谷歌搬家之后你是不是很苦恼为什么现在连胡萝卜都不让搜了? 是不是很苦恼连搜温度预测或者温度气压平衡公式, 都会断开链接?

是不很苦恼没法像以前一样看看youtube, facebook了? (虽然这两个站的意义对于在局域网生活的你, 显得实际意义不足, 装逼意义有余)

解决办法除了来新浪上班, 或者装一些稀奇古怪的软件之外, 可以关注一下这条消息:

前几天Google发布了一项新的服务: 提供对于搜索的加密连接: https://www.google.com

看着Google图标右上角的小锁头和SSL字样了吗, 注意到地址http后面还有个s吗? 这里的s代表secure的意思. 表示你的网络连接在此是加密的.

慢着? 你要问为什么我的google打开那个加密连接之后, 还是蹦到特区谷歌去了?

原因: 你装的中文版操作系统 || 浏览器设定的语言是中文

解决办法: 先输入http://www.google.com/ncr, 通过这个链接能确保你打开英文google而不被跳转到奇怪的地方. 然后再去https://www.google.com
(还有很多办法, 比如修改浏览器的语言类型等等等等)

你会发现你浏览器里出现了如上截图的画面. 哦也.

意味着什么? 现在你不光可以搜水果蔬菜天气预报了, 还能搜某个奇怪的数字组合, 对了, 还能搜北京著名某广场, 你会发现蹦出来的结果竟然不是建筑物, 是个杀伤性武器. 可好玩了.

不过, 很多链接还是点不开的. 怎么点开我今天就不讲了.

Posted in 科技传播 | Leave a comment

缅怀Palm

今天又卖掉一台废品手机. 想想这一年经手的这么多玩意儿, 真的有些倦了

用过诺基亚, 玩过真正智能机的人, 用不惯那东西

用过黑莓, 除了外观, 离开网络一无是处 

用过iPhone, 绝对超越时代的手机. 可惜不能导航, 输入不快, 查词特慢

wm系统的treo pro, 当初只是为了tomtom导航, 换掉了treo650, 用到现在, 忍到现在

"在不同机器的流转中粗鲁地消费着自己的好奇心, 却再也钻不进那种让人炫目的世界

比较着功能, 特性, 却很难对它有如心爱之物一样梦绕魂牵."

 

原来我这么多这么多的不爽, 还是因为惦记着它的好 — "输入弹指间, 查词一挥间"

还记得和徐老飞在大连第一次见到它时的惊愕: 原来还可以有这么牛逼的手机!

也还记得往后数年, 身边一个一个的Palm用户

没它之后, 我的英语词汇量再也没长进过, 很少再随手写点什么东西, 也很少见缝插针看电子书

 

前一阵在酒吧 碰到一个上海哥们掏出treo650, 我俩竟然哈哈大笑对着这个小东西聊了好几个小时

回家看看自己的treo, 满是灰的摆在床头, 天线已经不知道丢在哪里. 里面满是我的notes和memo

 

如今全键盘已经泛滥成灾, 全触屏争相斗艳. 我不稀罕. 我只想再怀念怀念 它陪我在一起的日子

 

2010.5.10 
Palm被HP收购后第12天

Posted in 不怕扯淡 | Leave a comment